主管:商務部中國國際電子商務中心
當前位置:資訊首頁 > 信用資訊 > 正文
    
維權打假要誠信 職業索賠何時了?
2019-05-17 08:45:53 來源:中國消費網

  知假買假后索賠,借此牟利讓“打假”變了味。今后,職業打假人的獲利渠道或將被堵上。2019年5月10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就《市場監督管理投訴與舉報處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下稱《辦法》)公開征求意見?!棟旆ā返?4條擬規定,不是為生活消費目的購買、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務的投訴不予受理。

  職業打假索賠屢遭法院駁回

  近年來,職業索賠引發爭議不斷。打假索賠的訴訟請求是否應當支持?對職業打假人是否應當適用懲罰性賠償條款?這場爭論在社會各界從未停止過。打著維權旗號,實則牟利的行為時有發生:先將食品藏于超市,等過期后再要求賠償;商家和職業打假人之間互相串通向第三方索賠……類似新聞常常見諸報端。

  近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一起花3萬元買26個假BEATS耳機要求賠償的案子,作出和一審不同的判決,更是引發業界對職業打假的利害之爭。

  中國裁判文書網上公布的民事判決書顯示,2015年7月7日,汪某在蘇寧易購網站的邦泰數碼專營店,一次性購買BEATS全新Studio2.0錄音師2代頭戴式降噪耳機26個(其中藍色8個、白色9個,黑色9個),單價均為1280元,總價為33280元。汪某收貨后拆開3個耳機送至品牌授權服務商檢測,檢測后發現耳機非原裝正品,遂起訴至法院,要求商家和網站按“假一賠五”的承諾賠償。

  一審法院認為,汪某和商家之間存在買賣合同,商家售假行為對汪某構成欺詐,商家應當退回未拆封的23個耳機對應的貨款。至于“退一賠五”的訴求,基于對消費者身份的認定,故而不支持汪某的訴求。二審法院在審理中則認為,依據《消法》第44條之規定,網絡交易平臺提供者作出更有利于消費者的承諾的,應當履行承諾。因此判定蘇寧易購賠償汪某166400元。

  在該案中,汪某一次性購買26個耳機的行為,究竟是生產經營需要還是日常生活消費,抑或者知假買假,我們無從定論。如果是為了生產經營,則不適用《消法》的加倍賠償;如果是知假買假,能否獲賠在各地司法案例中均不相同。

  記者通過網絡搜索發現,近年來,反對職業打假人獲賠的聲音此起彼伏。前不久,西安市新城區就通報了一起職業打假人打假遭拒的典型案例。孫某在一家電動車市場購買價值1.98萬元的電動車,后以商家在促銷活動中虛假宣傳為由要求退一賠三。主審法官經審理最終駁回孫某訴請,其認為職業打假人故意大量買入自認為存在問題的商品,要求經營者承擔賠償責任,嚴重違背誠信原則,浪費司法資源。

  無獨有偶,2018年,江蘇省張家港法院也明確對職業打假人說不。2016年,孫某在天貓商城某店鋪購買正在促銷的狗糧。網頁宣傳原價318元,活動價248元。孫某遂購買了40盒,共計花費9920元。隨后,孫某向支付寶公司獲取到該款狗糧售價并非318元,店鋪標示為虛構原價,遂訴至法院要求店鋪“退一賠三”。法院經審理認為,孫某作為職業打假人,曾多次以價格欺詐為由提起訴訟,其購買狗糧的行為,不是因為受到誤導而是希望抓住商家的漏洞借此牟利,故不予支持其訴請。

  值得一提的是,近些年來,打假索賠方面還出現了職業打假“仙人跳”現象。少數商家利用對外承諾的漏洞,與職業打假人串通一氣,進行大批量購買,進而索賠;另一個現象是,職業打假人獵準目標后,用親戚朋友身份進行購買起訴,從而達到購買者是消費者又能自己獲利的目的。有關專家表示,應對此進行遏制,因為這是極不誠信的一種做法。

  最高院:將逐步遏制牟利性打假

  近年來,職業打假人為牟利而擾亂市場秩序的現象屢見不鮮。早在2016年10月,原國家工商總局起草的《消費者權益?;しㄊ凳┨趵?征求意見稿)》中就強調,法律?;さ氖巧釹研枰郝?、使用商品的消費者,如果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以牟利為目的購買、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務的,不適用相關規定。

  雖然目前我國相關法律法規在食品、藥品領域放寬了知假買假的限制,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在《對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第5990號建議的答復意見》中也指出,這一規定是從?;と嗣袢褐諫】等ǔ齜?,因食品、藥品是直接關系人體健康、安全的特殊、重要的消費產品,是在特殊背景下的特殊政策考量。但是,目前,職業打假人群體及其引發的訴訟出現了許多新的發展和變化,其負面影響日益凸顯,因而不宜將食藥糾紛的特殊政策推廣適用到所有消費者?;ち煊?。知假買假人主觀上并未受到欺詐,不符合欺詐構成要件,不應適用懲罰性賠償。此外,牟利性打假對于真正對市場危害較大的假冒偽劣產品及不規范的小規模經營主體打擊效果不明顯。

  最高人民法院表示,知假買假越來越商業化,其動機并非為了凈化市場,而是利用懲罰性賠償為自身牟利或借機對商家進行敲詐勒索。更有甚者,針對某產品已經勝訴并獲得賠償,又購買該產品以圖再次獲利。這種以惡懲惡、飲鴆止渴的治理模式,嚴重違背誠信原則,無視司法權威,浪費司法資源。因此,將逐步遏制職業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為。

  專家:懲罰性賠償不是沒有副作用的“百憂解”

  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副院長趙鵬在其刊于《市場監督管理》半月刊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目前懲罰性賠償的實踐集中于食品和其他日常用品消費領域,這一領域因消費頻次高,懲罰性賠償激發了巨量訴訟,社會成本巨大,同時,因為單次消費金額不高,懲罰效果相對有限,收益并不明顯。因此,要求司法機關通過對“欺詐”“明知”“食品安全標準”等要件進行符合公共政策的解釋,主動、積極引導懲罰性賠償訴訟轉向那些真正嚴重的問題。

  江蘇省消費者權益?;の被嵯喙厝聳勘硎?,現實生活中,維護消費者合法權益是非常必要的,每個消費者自己扛起維權大旗也是認識的進步。但是,在維權手段和過程中也應當講求誠信,今年中消協確定的消費維權年主題是“信用讓消費者更放心”,其宗旨不僅僅是經營者講求誠信,消費維權也要講誠信!

信用在線